十一月 1, 2014, category: 天堂
我们很少被如实告知,致使我们形成一个空洞的观念,就是低估了财富集中的实际情况到底有多么糟糕,以及它恶化的速度是有多么迅速。我们所认知的财富分配与实际上的差距有如天壤之别。

下面的影片将带给你真实的检查结果。
停下手边的工作好好看一下,别再抱持着幻想了。






财富不均的不断恶化是这社会上最大的不稳定因素,而这也预示着将有一场史无前例的动乱与革新。

从来没有同时存在过这么多富豪以及穷人。
令人感到好奇的是,造成财富飙涨与集中化加剧的元凶居然是同一个:就是科技!
科技总是能以更快、更好、更大量的方式来制造产品以及提供服务;同时,它也取代劳工,让他们没了收入。除此之外,对于那些仍然拥有一份工作的人,其薪水也因为和机器的竞争以及就业市场的萎缩而逐步下滑。人们正一个接着一个失去工作,除了那群从生产力提升中获取所有利益的经理以及股东之外。真是令人震惊,甚至是令人感到厌恶!然而这就是实际上所发生的事情,各种反抗运动在全球各地爆发,如果他们还是不采取什么措施,那很快地将演变成一场革命!

在位的掌权人士知道这些,他们会为了应对大规模的反抗运动而做足警备的布署。政治家和经济家拼命地想找出解决办法,而他们所想到的除了刺激经济成长,还是刺激经济成长,如此一来便能提供更多工作,让更多陷入贫困的人们拥有一份薪水,从而带动消费并刺激经济的进一步增长。
但这种事根本不可能发生!因为经济一增长,我们所获得的就是失业,而利润却都直接进入那些1%人们的口袋,而不是那些处于经济困境的人们身上。公司更宁可将利润投资在科技上而非支付工资,而劳工们将继续被机器人以及计算机所取代,且速度将呈现指数级增长。无人驾驶汽车的技术正突飞猛进的发展,未来所有卡车司机以及出租车司机的工作都将成为历史;餐厅里的平板以及点餐机台将取代服务生的工作。举凡建设、制造、医疗以及服务、管理等等,没有任何一个领域工作是不会被自动化、人工智能、计算机化、机器人等等所波及的。
我们的政治家与经济家必须了解到,我们所追求建立一个不需工作的社会正如实进行着,而且不会回头。想通过创造更多工作来降低财富不均的方法行不通,将来我们所创造的工作都将由机器人运作。

他们其中的一些人意识到,要想补救由于失业所引起的收入下滑以及贫困,就必须从根本的地方开始改变;其中最具胆识的一些人提出了基本收入。

我在此推荐一篇文章,它在财富集中化以及基本收入上面做了个清楚的描述。

我们为什么以及应该如何为每位公民提供基本收入?

基本收入是一个标准化方法,它能解决即将席卷而来的大规模失业潮,也能简化福利、退休金以及残疾救济金,更能将庞大的生产力提升成果分配给社会中的每一位,而不再是少数权贵。

它的理念非常简单:让社会当中的每一份子领取能过活度日的一般性收入,而最终的目标是基本收入配给制度,让社会上的每一个人都能无需工作就过上舒适的生活。

基本收入最常碰到的问题是“这些钱要从哪里来?” ,好消息是可能的途径有很多种,Robotic Freedom这篇文章就谈到了超过12种方式。"


从乐园主义者的观点来看,基本收入的首要论点就是“基本”这个字眼;好比说基本的这个目标在于给予人们仅足够满足其基本需求的收入,或是仅足够使人们摆脱无家可归与饥饿并维持我们的生存。但是这对社会福利的改善效果有限〈不过至少透过这项福利,我们不再付钱给有钱人〉;凭借着我们目前所拥有的科技能力,我们能充分地确保地球上的每个人的福祉得到满足,而不单单只是为了生存。如果基本收入这个理念能被乐园主义者们所接受,作为过渡期的配套措施,直到将来我们社会无需金钱的时候,那我们便不再称它为“基本收入”,而是“福祉收入”;一个能确保所有人健康与幸福的收入!

第二个论点,基本收入是被设计来避免使大规模的人们陷入挨饿的情形,但无法防患财富集中化;它是被设计来使这个富者更富的系统继续玩转下去。它给贫穷人的一口饭吃,让他们尝点甜头,使他们不会有反抗的想法。它比较像是一种权宜之计,而不是真正的解决办法,因为1%富有的人仍然将继续累积更多财富以及取得更多权力,然后控制人民好维持住现状。

第三个论点为基本收入的钱该从哪里来。
在马歇尔‧布雷恩〈Marshall Brain〉的文章Robotic Freedom 里,他提出了大约12种可能的方法。
例来说,可以透过公共广告,将一美元钞票的背面以广告的方式出售,或是收费的电子邮件、国家彩券、版权使用许可、新税制、罚则赔偿金、命名权……等等作为其来源。只是这些都不是真正能解决问题的方法,它只是把金钱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在钞票上的广告花费最终还是会体现在要宣传的产品与服务的价格上,而人们所能够领到的只是其花费的额外一小部分,就没什么了;同样的道理,税制、收费电子邮件或国家彩券也是一样。它只是从人们身上所拿出称作是基本收入的钱,再把它发还给各位;从穷人身上拿出钱再还给穷人,这其实没什么两样。

激进的所得税才是真正的解决方案,能从有钱人那边拿来给予贫穷人,这能奏效,但要实行起来却非常困难。因为超级富豪能够运用政治手腕的力量,并利用避税天堂提供的所有漏洞而自肥,而为什么在最初的时候,我们要把从富豪身上获取的东西给他们呢?

因为唯一能实践财富重新分配的方法只有两个;第一个方法是将金钱从富豪那边拿来分配给穷人,这种极端所得税的方案必须强制执行,因为它势必会受到百般阻挠,毕竟有谁会愿意他所拥有的东西被拿走;另一个是在最初时就避免财富的大量累积。这些才是我们应该寻求的办法。
在马歇尔‧布雷恩〈Marshall Brain〉的文章Robotic Freedom里所列出16种筹措基本收入的来源,只有2种能避免财富的累积,值得考虑一试:即国家互助基金以及自然资源基金。人们能从共同拥有的自然资源之销售以及部分公有制公司的利润中获得收入,将本来利润偏向于富人的情形重新导向于人民所有。时至今日,我们正一步步接近真正的解决方案。

让我们暂且先撇开基本收入不谈,回到我们的议题:如何解决财富集中化。

如果股东的好处在于获取所有利润并集中财富,那为什么不让我们所有人都成为股东呢?那尽管人们正逐步地失去他们的工作与收入来源,然而所有人都将能够从庞大的生产力中受益。科技越来越能够胜任我们人类的工作,而很快地将全面取代一切劳作;生产资料以及生产途径的国有化与公有化将使得世界的每个人都成为这庞大产量的受惠者,而不是那群少数人。顺带一提,这庞大的生产力大部分为先进科学技术下的产物,而非那些少数人努力工作而来。

这意味着资本主义以及自由市场的终结;这对于西方许多国家而言彷佛是个相当难熬的现实面。这似乎是一个盲点、一个禁区。一直以来人民被洗脑着,使人们畏惧尝试共产制度;因为要让我们考虑重回到共产体系简直是难上加难。然而,生产工具公有化才是唯一通向无需工作与金钱的乐园社会的道路;也才能让私有财产衍生出它该有的附加价值。社会所拥有的一切都将能够免费地提供。
乐园主义不是原先的共产主义,它还附加了自由。选择你所向往的生活的自由,而无需为此辛苦劳累。在乐园主义,因为一切都是分享的,所以样样都不缺乏。

资本主义的设计就是有利于资本拥有者,正如其名。如果你拥有资本,你就能把玩这个资本主义系统;到头来你的资本能够从他人辛勤的工作中获取利润,致使有钱人用不着工作就变得越来越有钱。这真是个完美的系统啊!不过前提是你要够有钱!而如今能够被计算机以及机器人接管的工作变得越来越多,导致本来应该分给劳工的薪水转而移到股东的身上。所以,财富集中化的真正起因不是科技,而是资本主义。别只是单单占领华尔街,让我们摧毁资本主义这道高墙吧!我们将推倒那些自他人的工作中蒙受利益的财富绑架者所建筑的高墙。对于这个已经带来两次世界大战,而且正蓄势待发准备好迎接第三场世界大战的体制,就让它成为过去吧!我们没必要惋惜!

至于“自由市场”,它唯一的自由就是自由竞争,然后尽可能地赚取商品费用,然而这助长了贪婪,所以就算会导致大量贫穷甚至是环境浩劫也丝毫无关紧要。藉由开放运动所引领的新型经济模式正是与“分享”以及“给予”背道而驰,它就是这么回事!让所有一切导入利伯维尔场将不起任何作用,因为这个系统是以个人的贪婪为根基而不是为了社会大众的繁荣,所以才造就了财富集中化的现象。在乐园主义中,自由市场才能真正享有其名,所有一切都可以免费获取,只有将生产资料公有化让大家共同享有,才是唯一可行的解决办法!

生产资料的共有化才能真正地扭转这场游戏,终结财富集中现象;这也是我们在实际上该如何去筹措福祉收入的方式。来自产品销售的金钱将以“福祉收入”的方式回流到人们身上,让他们能持续地满足其自身需求。而当机器人一个个接管了人类的工作,产品以及服务的价格将变得越来越低,直到最后达到免费的境地,届时金钱与“幸福收入”将退出舞台,人类就此抵达我们都渴望寻求的乐园世界。

推荐的影片:


News Articles

新闻日期 2017

星期一星期二星期三星期四星期五星期六星期日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